图片展示

新年日化行业***大瓜:号称天然植物防腐的韩国原料可能含氰化银钾

浏览:17 发表时间:2020-01-08 11:20:44

结束了10年代,新年***个工作日,就发生了2020年日化行业***大瓜。

1月2日,略懂先生V扒皮了一种植物防腐剂“Euro-Napre”。这种来自韩国的号称天然植物的防腐剂,其成分标识为秦椒果、朝鲜白头翁、须松萝提取物,但实际上极有可能是氰化银钾防腐,里面连一点植物成分都没有检测到。消息一出,瞬间引爆日化圈。

略懂先生V详细地贴出了他以抽丝剥茧的方式,一步步分析、***确认结果的过程。由于内容过于硬核,当天日化圈的人士就开始刷屏朋友圈,下午青眼等媒体进行了跟进报道,紧接着,美丽修行app及诸多美容大V开始利用美修数据库,扒拉那些成分表中有秦椒果、朝鲜白头翁、须松萝提取物的产品,因为只要同时含有这三种物质,那就说明使用的是Euro-Napre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防腐剂。

由于使用这种防腐剂的产品的品牌与名单实在过长,在这里就不贴出了,大家可以看自己的产品成分表里是否有这三种名称,或者自己去美修查询一下。

这里要说明一下:并不是秦椒果、朝鲜白头翁、须松萝提取物(Zanthoxylum Piperitum Fruit Extract、Pulsatilla Koreana Extract、Usnea Barbata(Lichen) Extract)这三种植物本身有什么不安全,而是推出Euro-Napre防腐剂的韩国C&B公司造假,名义上说自己的“天然植物防腐剂Euro-Napre”是秦椒果、朝鲜白头翁、须松萝提取物,但实际上,根据略懂先生V的分析,他们连半点植物都没舍得加,而是弄了些氰化银钾加进去,而后者根据剧毒物品分级、分类与品名编号(GA 57-93),属***类 A级无机剧毒品[3]。当然,根据略懂先生V的测试,化妆品中添加的量较低,短期内还不至于引起死人,但长期累积暴露下来,安全隐患如何,恐怕值得担忧。



  
图:  氰化银粉末
            
这可能还不是最让人意外的。             
 
最让略懂先生V感到震惊的是,他发现宣称有多年检测工作经验的某检测机构曾强力推荐和售卖含有Euro-Napre的婴儿手口湿巾     
全行业现在都在讨论这件事,大家纷纷发表观点。凌晨一点钟,有童鞋发来消息,希望我发表一点看法。  
那么我的看法如下:             
 
一、这是一起严重的安全性和商业欺诈事件   。作为事件的主角,韩国C&B公司及其代理商必将承担严重后果。  
二、这件事将进一步损伤韩国化妆品原料和化妆品品牌在中国的声誉与竞争力  。近些年来,韩国品牌在国内从高歌猛进,走向江河日下,十几年前在中国非常流行的许多韩妆品牌,已成昨日黄花。韩国化妆品及原料将会因此事件而遭受更重大的打击。同时,某些测评帐号也必然受到影响。这年头测评已然成为一门生意。在各种社交媒体上,以测评为名义或方法的帐号多达数百个。但评测者应当保持专业、客观、公正,兼顾商业与公益之间的平衡,否则很容易遭人诟病,但偏偏这又是相当有难度的事。比如去年曾经有某帐号声称检测到几个国际***洗发水中含有雄激素——这简直就是笑话,往洗发水中添加雄激素,难道配方师没有求生欲的吗?  
三、此事将对全行业企业敲响警钟 ,因此:品牌在选择一些非经典原料时会更加谨慎,新原料进入的壁垒会更高。一半是好事——走得更稳妥些少摔跤;一半是坏事——也可能因为谨慎而错过好东西。从网上各路人马陆续贴出来的数据看,该原料涉及的企业和品牌相当之多,其中不乏知名品牌,遭受重创的可能性很大——即使消费者不介意,竞争对手也会利用此大做文章以获取有利地位。  
四、关于防腐剂,应当客观看待。 受牵连的 企业之所以选择Euro-Napre,无非是为了顺应市场潮流,也就是:追求天然、安全的,***是植物的防腐剂。 这其中有两点值得讨论,一是我们应当更加客观地看待防腐剂,并谨慎地对待新技术。历史经验证明,有许多防腐剂本来是比较安全的。但出于某些原因,被妖魔化了。例如尼泊金酯类防腐剂,实际上迄今为止,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其外用与内分泌干扰之间的因果关系。一些并不严谨的研究或报告被媒体和品牌夸大了,导致许多企业处于压力之下去选择其它防腐剂(关于尼泊金酯类防腐剂的话题,我们未来可以专文讨论,目前美国CIR的结论认为是安全的[5])。  
 
图:    C&T报道CIR结论认为尼泊金酯类是安全的[6]             
 
甲基异噻唑啉酮和甲基氯异噻唑啉酮也算是个经典的例子,当初引入它们的时候是因为高效易用,但若干年后,发现这两种物质引起不良反应的机率实在太高,于是欧盟禁用驻留型产品使用这两种成分,中国也极大地限制了其在化妆品的添加量和使用范围。请不要误解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不应当开发更加好的防腐剂,而是应当客观看待已有的防腐剂。  
另一方面,关于植物防腐剂,就目前我们所了解的情况来看,要做到完全植物来源比较困难,限制主要在效果、刺激性、颜色等方面。的确,有许多植物成分具有较好的抗菌防腐能力,但需要的浓度较高;而要达到有效浓度的话,刺激性可能又上来了,或者颜色比较深了。在一些专业人士的讨论群内,业内有许多同行表示对植物防腐剂并不乐观,也正是这种不乐观使他们没有急于采用Euro-Napre而躲过一劫,因为他们不相信一个号称纯植物的防腐剂可以是没有任何粘度、任何颜色、任何气味的。这种谨慎目前看来是正确的。  
当然,未来会不会出现纯植物的防腐剂,或者,对植物成分进行修饰后得到相对天然的防腐剂?并不能完全否认这种可能性,因为历史上就有过一些防腐或辅助成分是来源于植物的,例如山梨酸及盐、伞花烃、水杨酸盐类等。世间植物和植物成分实在太多,找到强效而温和的植物来源的防腐剂的可能性很低,尽管如此,总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半点希望。因此,对于此领域和方向的研究,仍应报着鼓励的态度,不必因噎废食。正所谓,成功是1%的可能性+99%的努力。  
五、好好利用我们的经典原料库吧      ,那里面仍然有足够的创新空间。在此基础上,积极稳妥地开发新原料,让化妆品行业成为真正的美丽行业、良心行业。新的《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刚刚通过,非特殊用途的化妆品原料将改为备案制,这会为许多新的化妆品原料进入市场铺平道路。然而,这到底是打开了化妆品创新的大门,还是打开了“潘多拉盒子”,取决于化妆品业界自身的做法,是求真务实、克制贪欲、以真的创新为目的谨慎推进,或是相反?是否会再次重蹈“一放就乱”的情节?望业界珍惜这种机会,不要糟蹋了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权利。             
 
六、新的《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实施细则应该正在推出的半途中,此时发生这种事件,很可能对相关法规的制定带来影响   。可以料想的是主管部门可能已经在就此进行会商。这和当年杜娟醇导致白斑病事件一样,发生之后就影响了相关法规——美白产品很快被列入特殊用途化妆品,成为门槛相当高的门类。本次事件会否导致防腐剂方面制定特别的规定?我们拭目以待。只希望也不要矫枉过正,让正常的原料和产品多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七、行业需要啄木鸟   ,既有专业能力,又有专业态度,公开地摆事实、讲道理,凭证据,不夸大、不耸人听闻、不售卖恐慌,所有的证据都拿到台面上可以说,这是真正可以净化行业的行为。  
八、***,希望发出一点倡议   :化妆品行业其实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不良企业的影响并不仅仅是自己攫取了那点收益,而是为全行业抹黑,正所谓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只有全行业共同行动,守法合规,抵制非法添加、不良供应商和原料,才有可能让行业赢得良好的声誉和形象,得到消费者的尊重,以及享受(作为必然结果的)繁荣。  
虽然我使用了一个带“瓜”的标题,但作为美容护肤行业从业人员,我们并不是置身事外的吃瓜群众,我们就身在其中。  
以上。             


Copyright @ VillaGrandis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冀ICP备19025433号-1  可儿生物科技河北有限公司